搜索

85后紫砂人图鉴:高工、夫妻档、双胎奶爸与苦行僧

发表时间:2022-08-04 16:18

图片



一方水土养一方人


生长在宜兴大浦的蔡旭伟,从小看着父母做壶,心里就有隐约的感觉,这辈子和紫砂是分不开的,“也没有人催着我去学什么,但毕业后就自然的选择了做壶”。


夏日的一天,当我们早上9:30上门拜访时,他和妻子在工作室中相对而坐,手中各有一把紫砂壶在打磨,那种莫名和谐的气氛让我们有些却步于门外。


没有开空调、电扇之类用来扫去热气,“开了那些东西干活当然凉快,但身筒容易干燥要一直喷水,做出来的壶容易有瑕疵”,当我们感慨于不易时,他却说学徒时候才叫艰难,现在已经习惯了,“那时候呆在西晒的顶楼,尤其是夏天做壶的时候,感觉非常酸爽,你能想象吗,汗滴滴答答流下来,一不注意还会落到身筒上”。


坚持,是一种美德


“世人都喜欢全手工紫砂壶,它的魅力在于哪怕同一个器型,不同的艺人做出来都有区别,因为它是艺人技艺、经验、情感的综合表达”。“


但在制作一把让很多人喜欢的紫砂壶之前,艺人要坐很长时间的冷板凳”,蔡旭伟在学徒的前几年,也曾怀疑自己是否适合这门手艺,那种重复又枯燥、孤寂又漫长的岁月,他也曾想过放弃,但最终,还是坚持了下来。


人生处处是选择,人也好事业也罢,其实比想象中简单,无非“要”与“不要”。想要退缩也是人之常情,但最可贵的正是在遇到困难的时候,哪怕千百次想要退缩,依旧坚持当初的选择。


06年,蔡旭伟初师于高工沈小平,后又拜在省大师史小明门下,钻研全手工制壶技艺,不知不觉已过17个春秋。

在此期间,他常常参加比赛,“以赛代练,告诫自己不要停滞,也能在比赛中及时接收来自市场和专业的评价”。


2013年设计创作的《铭德壶》荣获全手工大赛二等奖;2014年《铭德菱花壶》荣获第十六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博览会金奖;2015设计创作《汲远壶》荣获“景舟杯”全手工大赛初级职称组金奖;2015年《六瓣梵莲壶》荣获首届丁蜀杯陶艺能手金奖;2019年《葵掇球壶》荣获中国工艺美术“五朵金花”金奖。

人生标签,专注


抛开这些荣誉,蔡旭伟让人第一眼注意到的是一双黝黑的大眼睛,有光有深度又很清澈。


他专心做壶,也没有什么娱乐爱好,唯一的“业外”兴趣可能就是打打游戏,还是解谜类的小游戏。响应国家号召,他早早完成了二胎指标,但带娃的重担依旧在爱人身上


就连他自己都说,“陪伴的重任主要是爱人”,旁边的爱人也立刻补刀,“他几乎所有时间都在做壶”。


我当时笑着说,怎么过的像个苦行僧。他愣了一下,摸了摸脑袋,“还好吧,我自己倒不觉得”。


他不善言辞,但很专注,我们1个小时的对话中,他提前就关上了静音没有去摸一下手机,他说,“我做一件事就一定要全神贯注,百分百注意力,不可以有任何一点点的'走私'”。


专注到极致胜过一切天分。


他并非出自名门世家,看上去也并非那种惊世骇俗的种子选手,但在85后中拥有“高级工艺美术师”职称的,他是为数不多的其中之一。



图片蔡旭伟作品之《万象》



人生海海,山山而川,不过尔尔


现如今,他的作品以筋纹器为主,在继承传统壶型基础上勇于创新,所制紫砂壶不仅造型美观大方,线条流畅,而且颇受收藏爱好者的认可和青睐。


在他看来,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审美,所以他制作的紫砂壶偏纤细精巧,而且因为多年与壶友的交流,他心知,紫砂壶最根本的用途是实用器,所以无论怎样创新,“实用”二字都不能被忽视。


在他的壶中,化繁为简的人生态度随处可见,他制作《万象壶》时说,“缘起缘落,缘生缘灭,万象皆为心造。顺境逆境、得志不得志都是人生常态,苦乐哀愁都是心造,无需过分执念。当拿起时便要接受假若有一天或有放下之时。人生尔尔,知足方能常乐”。


于是,他借佛教中莲花入壶,壶身圆润,壶盖莲开,底座步步生莲,所谓“一念放下万般自在”。


微信公众号
商城小程序
江苏卓易文化发展有限公司
江苏省宜兴市新街街道兴业路298号主楼501室
zhuoyiculture2022@aliyun.com
0510-87566106
合作咨询官方客服
会员登录
登录
其他帐号登录:
留言
回到顶部